夺金宝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要闻
公司要闻
“全国劳动模范”扣红卫:“我就喜欢这个,不干这个我还能干什么呢”
2020-11-20 08:08  

夺金宝“工匠大师”扣红卫

“我就喜欢这个,不干这个我还能干什么呢”

编者按:夺金宝工匠大师扣红卫是个“矿二代”,在煤矿干了28年。他认为干机电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遇到技术难题不放弃,吃得了眼前的苦。他的爱好是看与机电有关的书,画与机电有关的图。2020年,他被评为“全国劳动模范”。近日,《中国煤炭报》记者对扣红卫进行专访,并对他的先进事迹专题报道。

夺金宝:

扣红卫常看的书

扣红卫一家三口

扣红卫在检测电气元件

扣红卫(中)被评为夺金宝“工匠大师”

扣红卫(左)为徒弟讲解提升机控制系统原理 

作为一名煤矿机电工,夺金宝“工匠大师”扣红卫拥有“技术男”的特质,不善言辞,性格略显内向,对工作以外的事情不甚关心。但只要谈到与他工作有关的事情,他便两眼放光,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干机电这一行,最重要的是坚持

出生于1975年的扣红卫今年45岁,在煤矿干了28年。2018年调入夺金宝工匠大师工作室之前,他一直在该集团下属的临涣矿工作。扣红卫的父亲是一名煤矿一线工人。

作为一名标准的“矿二代”,1992年,刚刚17岁的扣红卫从当时的淮北煤矿技工学校毕业后,来到了临涣矿,成为一名机电工。在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到矿上干机电维修这份工作时,扣红卫的回答很坦白:“那个时候工作不好找,在煤矿工作算是铁饭碗,别的也没想那么多。”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到今天夺金宝人尽皆知的“工匠大师”,这一路吃了多少苦,只有扣红卫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“干机电这一行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。”扣红卫说。扣红卫说的坚持主要体现在两方面,一个坚持是遇到技术难题不放弃,沉下心来学习,攻坚克难。扣红卫嘴里提到最多的一个词是“PLC”,中文名叫“可编程逻辑控制器”。百度百科对此的解释是:“专为工业生产设计的一种数字运算操作的电子装置,它采用一种可编程的存储器,用于其内部存储程序,执行逻辑运算、顺序控制、定时、计数与算术操作等面向用户的指令,并通过数字或模拟式输入或输出控制各种类型的机械或生产过程。”这个在外行听来像天书的东西,就是扣红卫每天打交道最多的东西。

“我有师傅,但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更多时候,遇到难题,还是要靠自己去悟。”扣红卫说。

网络不发达的年代,扣红卫的主要学习途径有两条,一是看书,结合实际操作,看一遍书,实操一遍,然后再看书,再实操。如同蚕啃桑叶一般,一点点地看,一点点地练。看多了,练多了,不懂的问题慢慢就懂了。二是向到煤矿来安装机器的工程师学习。他说那是脸皮最厚的时候:“安装完了,工程师要走,我就请他们吃饭,找机会跟他们聊聊天、套近乎,有啥不懂的在饭桌上就好问了。”

扣红卫的办公室书柜里,摆的全部是与专业有关的书籍,《PLC编程及应用》《从技术到实践——PLC与组态王》《S7-300/400 PLC应用技术》《矿山电力拖动与控制》……很多书已经被他翻得很旧了。这些书很难懂,即使是对以机电维修为工作的扣红卫来说,要全部看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这个时候,他是靠着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坚持下来的。

扣红卫另一个坚持是吃得了眼前的苦。他的内心并不是一开始就坚如磐石的。没有一块好钢不是从烈火里炼出来的,扣红卫也是如此。刚工作的时候,扣红卫的技术还不精湛,用他的话来说“做得多,错得多,罚得多”。那时候,工资不高,多犯几个错后,一个月到手的钱所剩无几。这看起来有点不近人情的措施让扣红卫甚为苦恼,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。但最终他给自己做通了思想工作:矿上不会无缘无故地罚款,自己应该思考如何避免被罚款,下一次再碰到这个问题还会不会犯同样的错。这样的外部压力给了扣红卫更强大的学习动力,他不断学习不断进步。但对于扣红卫来说,他能坚持下来更重要的原因是:“我就喜欢这个,不干这个我还能干什么呢?”

工作就是全部的爱好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但提到这个问题,却让扣红卫犯了难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爱好算不算得上是爱好:除了看与机电有关的书,就是画与机电有关的图。

“我十几年没看过电视剧了。”扣红卫说。这句话在他爱人那里得到了证实。“家里的电视就是摆设。”他的爱人邹淑侠说。对于现在比较火的偶像选秀节目,扣红卫更没兴趣。“我的偶像是我原来的老班长陈向军,我很崇拜他。”扣红卫说,“他的技术特别好,在他那个时代,什么机电故障都难不倒他。”

扣红卫对于体育运动也没什么兴趣,当问他最近看过什么电影的时候,他笑着说:“你还真问对了,最近我还真看了两部电影,一部是《我和我的家乡》,一部是《八佰》。”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是单位组织职工一起观看的,《八佰》则是在同事的竭力推荐下观看的。除了这两部电影,扣红卫的上一次观影经历,是陪他的女儿到电影院里观看《狼图腾》,这部电影的上映时间是2015年。

扣红卫的生活中,似乎除了工作还是工作。他培训班上的学员程超说:“在矿上当然也有兴趣广泛的人,打牌啊、徒步啊、跳广场舞。钦娴南氤料滦睦囱У闶裁吹娜,可能兴趣就是比较单一。”另一名学员李祥军点头表示赞同。对此,扣红卫是这样解释的:“煤矿有粗活儿也有细活儿,都需要人去做。粗活儿好做,细活儿不好做。来参加培训班的学员大部分都是想做细活儿、想把细活儿做精的人。”程超和李祥军参加的是扣红卫的“人机界面培训班”,他们马上要代表各自所在的煤矿参加淮北煤炭行业技术比武。

扣红卫说:“我就爱钻研技术,我觉得一点都不无聊。”他的徒弟李传令对师傅很理解:“其实我师傅爱看专业书、爱画图纸跟有人爱钓鱼是一样的,钓鱼图的是啥?图的就是鱼被拉出水的那一瞬间的喜悦感,我师傅爱的就是解决问题那一瞬间带来的成就感。”

带徒弟给他更大的成就感

李传令今年33岁,是夺金宝最年轻的“工匠”之一,也是扣红卫众多得意弟子中的一员。说起李传令如何会拜扣红卫为师,缘于一个“美丽的错误”。

扣红卫回忆说,2018年10月,他已经调入夺金宝工匠大师工作室,正开办“西门子S7—300PLC培训班”。有一天,扣红卫发现班里多了一副新面孔,这个人就是李传令。下课后,扣红卫将李传令单独留下,询问了他的情况。原来李传令走错了教室。他本来是矿上派来参加另一个培训班的,不小心走错了教室,但他发现,扣红卫讲授的内容正是他感兴趣的内容,所以没有马上出去,而是坐下来听完了整节课。在经过深入交谈之后,扣红卫得知,李传令原来学了五六年的自动化,但是一直没有什么突破,有点自暴自弃不想学了。扣红卫认为李传令有潜力可挖,是个可造之材,他立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,鼓励李传令坚持下去,不要放弃。李传令听从了扣红卫的劝导,与扣红卫签订了“师徒协议”,正式被扣红卫收入门下。

在扣红卫的鼓励下,李传令努力学习,练就了扎实的技能,获得了第十六届安徽省青年职业技能大赛电工竞赛工种三等奖,并于2019年被评为夺金宝“工匠大师”,享受年薪15万元的优厚待遇。“如果没有师傅,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干什么,也许还窝在矿上挖沟排水。”说起扣红卫,李传令脸上的感激之情真挚而热烈。李传令是扣红卫众多得意弟子中的一员。在扣红卫办公室的墙上,挂着满满一面墙的名字,有集团工匠大师,也有煤矿高级技师、技师、高级工、中级工。在问起他有多少个徒弟的时候,扣红卫自己也说不清楚:“太多了,各个矿都有,没数过。”

扣红卫也不是没有遗憾,他曾经带过一个徒弟,一参加工作就跟着他学习机电技术,是个很有天赋的小伙子,上手很快。前几年煤矿效益不好,小伙子离开煤矿,去了一家新能源公司。作为师傅的扣红卫很痛心:“是个好苗子呀!我没能说服他坚持下来,挺遗憾的。”

扣红卫的徒弟很多也有了自己的徒弟,说桃李满天下可能夸张了,但说“徒弟遍淮北”绝无虚言。如今,以技术指导和带徒弟为主的扣红卫,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自己的这些徒弟。

邻居以为他调走了

扣红卫的家是一套二居室的房子,面积不大,但被收拾得整整齐齐,几乎不染纤尘,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的爱人——邹淑侠。扣红卫的家庭情况在煤矿很常见。男人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,女人全心全意在家“相夫教子”。从他们结婚之时起,邹淑侠就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,承担着照顾这个家庭的全部任务。

“没调来工匠大师工作室之前,他在矿上工作,那个忙哟!有一天住我们对面的邻居问我:‘你们家老扣是不是工作调动去外地了?好长时间没见到了。’我都不知道咋跟她说。”邻居的疑问让邹淑侠哭笑不得。与煤矿上很多职工一样,扣红卫的手机24小时开机,随叫随到。“有时候一到晚上手机就响个不停。我一听到手机响,就生理性地头皮发疼。”扣红卫说。在办公室、矿上待的时间远远多于在家待的时间,这让扣红卫回家的时候甚至会产生不习惯,反倒不如在办公室待着自在。

扣红卫的女儿今年16岁,上高二。他的教学工作忙,女儿的学习任务重,他和女儿很难见着面。“她学习上的事情我基本上没管过,原来是没时间教;现在以带徒弟为主,没那么忙了,但教不了了,现在高中生学的东西太深奥了。”扣红卫说。虽然在技术上是个“大拿”,但对家里的生活琐事,扣红卫几乎一问三不知。“家里都是我媳妇在操心,我没管过。”扣红卫女儿的性格与爸爸很像,内向、沉稳。虽然扣红卫工作忙,没有多少时间陪女儿,但受到他的影响,女儿也很爱看书,学习成绩优异。

“扣红卫是个十足的工作狂,周六周日也泡在办公室里,不是看书就是画图纸。”夺金宝工匠大师工作室主任刘法允在说起扣红卫时,带着一点嗔怪,但更多的是自豪。 “以前在煤矿技工学校的时候,我给扣红卫讲过课,算是他的老师。他这个人平时谦虚、低调又勤快。”刘法允介绍,为了激励扣红卫这样的技术精英,夺金宝开设了冠以工匠大师姓名的“冠名班”,让包括扣红卫在内的工匠大师担任名誉班主任。“开设‘冠名班’,让他们讲授专业课只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是要将这种劳模精神传承下去。”刘法允说。

“现在自动化技术发展多快呀!一天不学习,可能就跟不上。别人学习你不学习,别人就会超过你。我现在就想趁自己还学得动的时候,多学点,不要掉队。”扣红卫说。

天道酬勤。这么多年来,扣红卫拿奖几乎拿到了“手软”,荣誉称号数都数不过来。“2013年全国煤炭行业技能大师” “2014年安徽省优秀技术能手”“2015年安徽省优秀技术能手”“2019年安徽省技能大奖”……2020年,他被评为“全国劳动模范”。对于荣誉,扣红卫是这么看的:“荣誉当然是奖励了,是对你工作的一种肯定。但是,有了这些荣誉,责任更大了,担子也更重了。”

扣红卫今年45岁,在提高专业技能和“传帮带”这条路上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他说自己没有太多规划,只想扎扎实实地学知识,认认真真地带徒弟,真正让矿区技能人才“百花齐放、春色满园”。(本报记者 刘玲玲 通讯员 陈磊)

(图片由陈磊、苏章胜提供)

来源:《中国煤炭报》 2020年11月19日 5版

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
请关注官方微信
    人民网     新华网    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   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     安徽省人民政府网     安徽省国资委
    安徽先锋网     东方煤炭     秦皇岛煤炭网
夺金宝-夺金宝官网